第四十八章身为商人他足够敏锐 j izai 4.c
作者:羡月      更新:2024-05-13 14:49      字数:3936
  一年四季十二个月,唯二月难熬,说是立了春,但喜怒无常,一些胆大的花花草草抽了芽长了苞,那天气有那么几天暖你一下,转头就气温直降,风一吹温度低得风吹吹微贴一下皮肤,都让人彻骨生寒只觉难受,于是抽芽的长苞的该冻死冻死,该消失的消失,只等下一个暖阳照照,看能不能再次卷土重来。
  乔兮把手缩进羽绒服,她搞不明白为什么这些导演就这么热衷在冬天让你穿个薄单衣,在夏天穿个厚羽绒,罔顾四季自然规律,挑战人体极限。
  “咖啡喝不喝?”楚彦站在一个简易茶水台前拿着一个纸杯问她。
  乔兮说了声:谢谢。更多免费好文尽在:jiza i5.c om
  不得不说,乔兮真的懂了小杨第一次看到楚彦演戏时发出的感慨,有的人真的就是为镜头而生。
  她看着楚彦一手夹烟,一手按下保温桶开关,接了小半杯速溶咖啡,整个状态懒洋洋的又很随意,他端着咖啡走过来,乔兮觉得就像看了个画质一绝的长镜头。
  从羽绒服里伸出手,接过咖啡,她缩回脑袋,抿了一口,今天已经第二杯了,热量不能说超标,基本上确认已经爆表。
  乔兮瞅了一眼坐在她旁边的石阶上的楚彦,又看了看不远处山坡上隐隐约约的长枪短炮:“你粉丝要心碎了。”
  “这个世界上心碎的人多得去了,不差这一两个。”楚彦说得意有所指。
  楚彦一靠近,小杨就只敢远远的站着不敢过来,无他,自从上周非凡娱乐新签的小鲜肉帅上了热搜,吴可为这个经纪人也跟着上了榜,两人一起同框的照片也就正常的经纪人搭了个艺人的肩膀,跟妈妈带儿子,姐姐挽弟弟一样,楚影帝就跟犯病了一样一直围着小杨、乔兮打转,企图刺探敌情。
  乔兮闭了嘴,《迷途》剧组堪景的人都是鬼才,也不知从哪儿听说找到这么个地,这是a城城郊的一个村,有着乔家村一般的地势,却没有那片波澜壮阔的油菜花地,只有荒凉破败的村落跟几顷还算吸眼的茶园,村口到公路有一条地势蜿蜒起伏的石阶,1000多级,嵌在茶园之间再配合荒凉的村落,只看一眼,都无端让人生出一种寂寥难过的情绪。
  导演在等落日,可昨天下了雨,中午短暂的出了会儿太阳,今天的拍摄计划其实不包含这一场,可今天的天格外的蓝,是那种带着点灰朦朦的靛蓝色,跟加了滤镜似的。可能是意境难寻,抓着拍了几场,即使效果上来看,乔兮觉得十分触动,可汪导总觉得差点意思。拍完没说不行只是说再等等。
  这几天她跟楚彦这个男女主在这个点都会在这个石阶上来来回回的向下走又回头,看远处影影绰绰的村口,拍一个有着太阳西沉的镜头。
  汪起这个拍摄团队都是常年跟着他的,从摄像到灯光,从美指到动指,甚至场务都是签了合同的自家班底,所以即使他经常提出些十分诡异的要求,大家也配合着一遍一遍的磨,资方大气,似有预算不设上限的霸气,可能是刚过新年,也无意有太过紧张的气氛,拍摄进度并不紧凑,今日戏份结束,但大家都不急着走,虽然气温虽冷,可《迷途》大胆启用了很多新人,大家叁叁两两,一堆一堆的分散在石阶上,欣赏这一天难得的日暮。
  可能是真的心诚动天,竟真有了那么一点苗头,天空与山头的连接处渐渐显出那么红紫色,剧组的人快速行动起来,石阶上迅速清场。
  穿着单薄的女人看着男人消失在台阶尽头,她追了几步,又停下,春寒料峭,有几缕头发被微风吹得盖住了眼,一滴泪缓缓流下。太阳西沉,她看向男人消失的那个方向,天空瑰丽如霞。
  导演一喊“cut”,小杨立马百米冲刺给她套上了羽绒服,乔兮情绪还没收回来,她还沉浸在刚刚的情绪里,却模糊听到有人在叫“沉总”,她条件反射般在人群中寻找,在看到那人真真切切站在人群之中时,在那道视线即将落在她身上时,她却下意识的看向了同剧组的女二,唐尧,因一个舞蹈竞技类综艺大火的舞蹈学院校花,五官明媚,偏若惊鸿,婉若游龙。
  沉念骐跟飞机上偶遇的楚南敷衍的聊着《暖春》的投资回报率,听他侃侃而谈《迷途》的收益目标,在路上几句闲聊他就知道楚家才是欢腾背后的资方大佬,也算误打误撞在这个时候知道了吴可为当初的出走原因。
  这是乔兮参演的第一部完全没有非凡注资的作品,他的到来影响不了拍摄进度,他来得低调,汪起的团队眼高于顶,资本大鳄见过不少,瞧着他眼生,也不过分热络,全程都是楚南在主动找话题,他跟楚南坐在监视器后看乔兮跑了好几趟,来来回回的拍,直到导演喊卡,才站了起来,准备甩开絮絮叨叨的楚南,直接带走他心心念念的人。
  “沉总,晚上咱们一起去喝一杯?”沉念骐看着石阶上冻得略微发抖的乔兮,忍不住想要推开楚南走过去。
  “晚上有事。”
  “沉总……”楚南被拒绝犹不死心,他很清楚沉念骐什么背景,楚家纯商背景,钱有很多,权也搭了不少,但沉念骐是为数不多自己有娱乐公司的叁代,楚南刚接管欢腾不久,今天在飞机上遇上还得知沉念骐刚好要来《迷途》探班,自是喜不自胜,全程安排到位,想要攀个交情,看沉念骐突然敷衍的态度,他顺着沉念骐的视线看去,看到一张楚楚动人的小脸,想着近来圈子里的传闻,终于主动闭了嘴,转头去跟导演沟通今天以唐尧的名义请全剧组加餐吃烤全羊。
  沉念骐的视线刚追过去,乔兮就一个转头避开了,然后又垂着头一步一步走了过来,他细细端详,眉心收紧。
  她客客气气的叫他:“沉总。”楚南安排完,笑着听汪导跟他介绍乔兮,听完不忘加上一句来自资方的肯定:“演技不错,沉总眼光很好。”
  两人隔着一米的距离站着,楚彦见堂哥来了不太热情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就直接走了,唐尧站在楚南身后红着一张脸,主动跟沉念骐打招呼:“沉总好。”
  含羞带怯,跟当初的自己一样。
  乔兮看着他跟楚南谈笑风生,不知道沉念骐百忙之中抽空过来是为着谁,她一会儿看看唐尧,一会儿又看看其他人,片场繁花盛开,能拍电影的没几个不美的,千姿百态,任君采撷。上次沙发上的那个吻温柔得人发慌,她慌得隔天就跑路提前来了a市,她疑心沉念骐真得喜欢,又疑心自己得了病——病名痴心妄想。
  郑楚盯着自家老板,小杨盯着自家艺人,他们顺着各自的视觉中心点走,交流甚少的两人,莫名其妙视线交汇,都从对方脸上看出一点难以言喻的忧心。
  烤全羊自是不会吃,沉念骐乔兮一前一后的回了酒店,一关房门,房卡都没来得及插上,乔兮就被沉念骐压在墙上,他双手撑着墙,把她圈在怀里。
  他仰头深呼吸一口气,眼睛里有晦涩难懂的怒气,飞机上他一路都在回想,那些藏在细节处的点点滴滴,被他一个一个收集,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生气,可能是完全没有被碰的衣橱,可能是明明天天都坐在那儿的茶几居然一本书都没留下,可能是微信愈来愈客气的你问我答,可能是刚刚那个突然避开的眼神……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还有多少细节他没发现?
  身为商人他足够敏锐,这份敏锐足够他抽丝剥茧。
  他非常懂得如何在床上去掌控,去占有,可当他发现那个总是一眼望向他就会脸红的乔兮开始回避他时,他却头一回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慢慢逼近,呼吸落在耳边,乔兮看不到沉念骐的表情,黑暗中那熟悉又致命的雪松香将她包围缠绕,她想告诉沉念骐她明天很早就要起床,如果要做能不能不要咬她的脖子,手也不行,脚踝也遮不住。
  可不知道为什么,沉念骐什么都没说也什么都没做,她自然也说不出口这些未雨绸缪,他只是把头搁在她肩上,然后支在墙上的手搂住了她的腰,搂得很紧,就这么搂了很久,时间有点久乔兮脚都有点酸了,沉念骐才从她手里掏出房卡插进取电口。
  “明天有早戏么?”沉念骐放开她,边走边一件一件脱着衣服,衣服丢得没有章法,乔兮一件一件的捡抱在怀里,乔兮点了点头,意识到对方正背对着自己,又小声回了句:有。
  沉念骐回头看了一眼,径直去了浴室,他裹着浴巾出来,贲张的肌肉惹眼,那张脸更是犯规,乔兮不敢细看,跑得比兔子都快。
  在浴室磨蹭许久才出来,她都做好了心理准备,想着坚持抗争,一定要守住自己的那一亩叁分地,可没想到沉念骐可能没什么性致,只是于黑暗之中再次搂紧了她,两人赤身裸体,肌肤想贴,她的后背无比清晰的感受着沉念骐的心跳,她听着这心跳,身体往前挪了挪,又被抱着拖了回去。
  沉念骐问她:“在想什么?”
  乔兮转过身来,习惯性回搂了他。
  “没想什么。”
  “喜欢当明星么?”沉念骐问。
  可能两人都没有在床上这么早就睡过觉,沉念骐居然第一次关心起她的喜好来,乔兮也问自己喜欢吗?时间过得飞快,回看过往,入圈以来她兢兢业业的完成着自己的工作,每一次的成就她都会很开心,可这些开心就证明喜欢吗?可能是又可能不是,相比起来她更喜欢完全沉浸式的拍戏,当明星可能没那么喜欢,喜欢拍戏倒是真的,她这么想着,也照实说了:“我喜欢拍戏。”
  “除了拍戏还喜欢别的么?”沉念骐的声音落在耳边,酥酥麻麻她又想躲,可沉念骐不让她躲,吻在耳际,一双灼热的唇温柔碰触,从耳朵吻到嘴唇,他们只是在接吻,沉念骐舌头霸道的倾入,乔兮被吻得心跳如雷,却不够投入,她想她还喜欢什么呢?以前清晰明了的答案,此刻却蒙上了一层布,被一些失望被一些难堪被一些眼泪被一些一次又一次的消耗捆得紧紧的塞在一个阴暗的角落,只等寻个恰当的时机,卷吧卷吧,彻底扔出去。
  她答不出个所以然,只哼哼唧唧的嚷,不许沉念骐咬她的脖子。
  沉念骐短暂的沉默后,压在了她身上,这是一个禁锢的姿势,她被迫与他四目相对,那双眼睛在黑暗中沉沉的看了她很久,她怕被看穿,避无可避,于是抬手搂住他的脖子,主动吻了上去。
  于是明明不想做,后来还是做了,当性器再次进入身体,肉体摩擦带来的强烈快感,乔兮的主动,完美的性爱让沉念骐觉得踏实,他依旧没戴套,却实打实的后悔,而后悔中又夹着一丝庆幸。
  他搂着人,第一次示弱:“你喜欢的,我都给你,但是……你不要躲。”
  乔兮睁着眼,像是没听懂,也像是听懂了,只是笑了笑,然后闭上了眼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