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次、骑乘、控射“自己犯贱别赖我”(
作者:YiWwe      更新:2024-02-12 11:47      字数:1645
  “真是个毒妇。”
  朗月优雅一笑,“多谢夸奖。”
  从抽屉拿出某样东西,红宝石切面经头顶灯光的折射闪烁夺目。
  女人将项链缠绕在对方身后的手腕。
  秦哲微微疑惑,也纵容她,饶有兴趣等待着她的下一步。
  任她宰割。
  “你想问我为什么这么做。秦哲,你是不是忘了。我们的婚姻从来不是一个人的事……”
  “从前你猜的也没错,我爱林玉奕,有一半是因为他的家族和身份……”
  首都正式军官的身份在联邦虽然自此再无继承家族的可能。
  可人脉、权限包括名望应有尽有。
  甚至军官的配偶可以代为行使继承权以保障家庭生活与维护荣誉。
  朗月是彻头彻尾的利己主义者。
  她太清楚了,选择秦哲等于任由条随时吞并自己的巨鳄徘徊在侧。
  秦澈才是最好的选择。
  她可以借他在军政的人脉名望,慢慢拓宽她的商业版图。
  管他的帝国。
  什么家族后裔,什么两国和平。
  都见鬼去吧。
  永恒的从来哪有神的位置,但凡有人类的地方,只有切切实实的利益。
  朗月歪头浅浅一笑,项链的锁扣牢牢扣在男人背后的手腕。
  男人只要稍微用力,项链的珠宝就会四散,束缚自然挣脱。
  可他认真听着女人所说的每一句话,他并不想这么做。
  他每一步都想把女人的羽翼一根根剔除。
  以对方看中的利益为引诱,步步沦为他的金丝雀。
  可她要的比自己想象得更多,更广阔。
  她的胃口可能不单单是肖氏、可能包括秦氏,甚至更远。
  遇到她是原始的征服欲、好奇心。
  屡次由她而生的挫败感更让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兴奋。
  “小公主倒是一点都不怕我会告诉他。”
  “我告诉你,正是因为他都知道。”
  秦哲邪气地挑了挑眉,语气极为暧昧,眼神打量着坐在他身上的她,“包括我们这样?”
  朗月瞬间有点看呆。
  很快她回过神来,“这次是最后一次。”
  不顾男人僵凝的脸色,她再次强调。
  “上将夫人和上将的弟弟搞在一起。传出去无论对谁都不好吧?”
  男人几乎发狠得撞向她的唇,朗月被咬得“嘶——”地闷哼,一巴掌甩在他英俊的脸上。
  他继续不管不顾咬着她,两人的唇瓣同时出现醒目零星血花。
  “你属狗的吗?!”
  秦哲舔掉她唇边的血痕,巴掌印明晃晃地挂在脸上。
  “我怎么会喜欢你这样的女人……”
  “自己犯贱别赖我!”
  朗月忍不住又揍了他一拳,像是习惯性给个巴掌,给个枣。
  硬生生地将他按在自己的身下,骑在他身上。
  隔着西服裤冰凉的摩擦,都能感觉到底下的勃发。
  秦哲不甘这样的姿势,却也不想项链就此扯断。
  “也不想搞坏你们家族留下来的项链吧?”
  朗月见他迟疑,幽幽耳语道。
  随着身上的人起起伏伏的摇晃,紧密湿润得包裹着他的阴茎。
  “啊……呃……啊……”
  甜腻的呻吟此起彼伏。
  如羊脂玉般的脖颈微微扬起,她微眯着桃花眼,精致的脸庞泛起迷离醉人的潮红。
  “不错,还越来越硬了。”
  女人气喘吁吁,并且淡淡评价道。
  男人还还心眼地在她耳根吹着热气,“这就去了?”
  朗月听出他话语间的嘲讽。
  不怒反笑,甚至狠狠地用膝盖一顶。
  “别着急。”
  她从抽屉里拿出一双镶嵌着黑蕾丝的手套,优雅得戴着手上,继续撩拨着他底下的物什。
  办公椅的皮革晃动声、彼此间衣物的摩擦勾起两人眸中的欲火。
  黑蕾丝的触感既暧昧又撩拨。仿佛隔靴搔痒。
  她往旁边留着水的圆润睾丸,是似冒着热气。
  “小、唔!小公主可真能折磨人……”
  朗月必须打心底承认。
  “彼此彼此……”
  这平日里最不待见耍流氓的家伙,高潮起来,脸英俊得有些过分。
  像是彼此就接收到了信号。
  突然间禁锢着男人动作的项链扯断,珠宝、珍珠哗啦啦掉落一地。
  两人像不受控制的兽,死死地纠缠在一起,迎接着一次又一次更加猛烈的撞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