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你回家
作者:念可      更新:2024-02-12 11:47      字数:2549
  粱轻洲肿着脸出现在秦铭面前的时候,委实给他吓了一跳,“几天不见,你怎么变叛逆了,还打架,被打了,啧啧~”
  “想多了,我爸打的。”粱轻洲拉开椅子坐下,吃着桌上的沙拉,满不在乎地说着:“怎么样,下手狠吧。”
  秦铭靠近看着,青紫的掌印,“下手挺狠的,你真可怜,这把年纪还挨打,理由是什么?”
  “他认为我和颂婉在一起了?”
  秦铭托着下巴审视的眼神,“没在一起吗?颂婉也是这样和我说的,说你爸还送了她祝福,怎么转身就把你打了。”
  “你觉得可能吗?我爸不会同意,她妈也不会同意。”所有人都知道不可能,只有乔颂婉想不开。
  “她昨天可高兴了,约我出来分享,本来叫你一起,可是你压根不接电话,干嘛去了?”
  “和我爸闹了一顿。”
  秦铭咽了一大口酒,一手搭在粱轻洲肩膀上,“那你和颂婉说清楚吧。”
  “与其我说,你就不能也帮忙劝劝?她发疯你也跟着凑热闹,手机都被你打没电了。”
  “一起啊,我已经把她约出来了,马上就到。”
  粱轻洲想着昨天乔颂婉说的那些不靠谱的话,太阳穴都痛,端着手边的酒一饮而尽,随即肩膀上就搭上来一只纤细的手。
  “粱轻洲,不接我电话几个意思。”
  他脸色沉下来,侧头就看到乔颂婉埋怨但是微红的眼睛,也是无可奈何,拉下她的胳膊,“你先坐下,我们慢慢谈可以吗?”
  秦铭适时起身打圆场,“颂婉你过来。”他拉开一把凳子让乔颂婉坐下。
  粱轻洲也不磨叽,直接开口:“我问你,你不觉得我和你在一起,这件事情,听起来就很扯吗?”
  “不觉得。”
  “你妈听到你这样说会怎么想?”
  “我不会让她知道的。”
  粱轻洲阴暗着脸色深深呼气,几乎是咬牙切齿,“几年不见,你倒是变得死心眼了。”
  “没有啊,我喜欢你好多年了,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乔颂婉说得轻松,丝毫不遮遮掩掩。
  “知道又怎么样,我只是拿你当朋友……觉得你可怜,不是因为喜欢。”他如果不是因为那场大概率人为的车祸,都不一定会特意关照乔颂婉。
  “可怜也够了,感情可以培养。”她觉得事在人为,没有绝对不可能的事。
  粱轻洲拿着酒杯的手重重落在桌上,压着火气,“你没完没了了是吧。”
  乔颂婉微笑看他,歪着头一脸无辜,“行,那你是怎么打算的。”
  “什么怎么打算?”
  “你到底有几个女人?”
  他轻笑一声,给自己倒酒,“关你什么事?”
  乔颂婉不依不饶,追问他:“认真的还是玩玩的?”
  粱轻洲最后喝下一口,他没耐心了,“秦铭,你还有事吗?没事我走了。”
  秦铭失了看热闹的心思,也觉得乔颂婉过于执着了,“颂婉,你如果只是说这些没用的,那我就让轻洲走了算了。”
  乔颂婉看着粱轻洲,粱轻洲避开她看向室外,越是这样烦扰的环境,他就越想念舒嫣身上那样温柔的气息。
  “那你走吧。”说着乔颂婉给自己灌下一大口酒,没看粱轻洲一眼。
  他朝秦铭使了一个眼神,拿起自己外套就走了。
  秦铭无语,指责乔颂婉的任性,“我叫你出来不是让你破坏气氛的,你们本来就不可能,你看到他脸了吗?那是他爸以为你们在一起,给打的。”
  乔颂婉好像听进去了又好像没听进去,慢悠悠说着:“活该。”
  “……你到底怎么想的。”秦铭对着两人的态度都无语。
  “能做朋友也行,又不是不能日久生情,他现在是不是有女人,我也是女人,只要他还喜欢女人,说不定哪天就轮到我了。”
  她手指一圈圈沿着酒杯的杯口摩挲,说出自己的心里话,她就是想要得到粱轻洲,早八百多年的执念了。
  “你有病吧。”秦铭看她那副执迷不悟的样子直摇头。
  “男人可以把爱和性分开,我得不到他的心,得到他的人,也不是不行。”
  秦铭冷笑,大晚上的没一个正常的,包括他自己,没事组了什么糟心的局,“……你差不多行了,不然我也走了算了。”
  乔颂婉看着粱轻洲消失在街角的身影,茫然回答:“嗯,那喝酒吧。”
  粱轻洲出来走到停车场,打开车门坐进去,闭眼倒在驾驶座上,让自己不再回想乔颂婉的话。
  转了思绪回忆自己刚刚喝了多少酒,两杯需不需要叫代驾,好像酒精浓度不需要吧。他打开所有的车窗,然后喝下一大瓶矿泉水,再给舒嫣打去电话。
  “嘟~嘟……喂?”
  “在干嘛?”听到舒嫣的声音粱轻洲的心情好像瞬间安宁下来了。
  “刚吃完饭呢。”
  “嗯……我都没吃?”
  那边静了下来,她好像是进房间关了门,说话比刚刚清楚,带着关心说道:“那你先去吃饭呀,别饿着。”
  粱轻洲听着这话,甚至可以想到她的表情。才分开个把小时就想她了,偏偏自己还主动给舒嫣放了好几天假,那几天他要怎么过啊。
  “嗯……你准备下,我去接你。”
  “啊?接我干嘛?”
  “带你回家。”说着粱轻洲就踩着油门出了停车场。
  舒嫣莫名其妙,连忙劝说,“可是我明天就要和我妈去外地了,你别来了。”
  “明天?几点?”
  “9点……”
  “高铁吗?”
  “嗯。”
  “刚好,明天我把你们送过去,你现在下来,明早再回来。”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她都是成年人了。
  “可是……”
  “洗好澡,换好衣服,收拾好行李,我到了你就下来。”
  “……哦。”
  舒嫣看着挂断的电话,真是摸不透粱轻洲的想法,她没办法,又得和林琴撒谎,“公司临时有点事情,我如果没回来就是在加班,妈妈你就早点睡啊。”
  林琴皱着眉头,【很多事吗?要不我们别去外地了。】
  “还好,就是有些事情只能我做,别人……做不了。”
  【你这么重要啊。】
  舒嫣苦笑,硬着头皮瞎扯,“我能力出众,不然哪来的这么多好处。”
  林琴拉着她就要送她去车站,舒嫣忙摆手,“妈你先睡吧,我如果回来就自己回来,不能回来会给你发消息的,别操心了。”
  舒嫣拿着手机下楼,磨蹭着出了小区,坐在公交站台安静等着粱轻洲来接她。当看到熟悉的车子停在自己面前,车里那张令自己倾心的笑脸正看向她。
  舒嫣起身过去,越走近粱轻洲笑容越放大,她压不住因悸动而狂跳的心,不由得微笑着小跑过去打开副驾驶的门。
  她明白自己其实已经沦陷的深得不能再深了。